第8章 008把眼泪流给幸福_2006:校花又爱我一次
黑夜的瞳 > 2006:校花又爱我一次 > 第8章 008把眼泪流给幸福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章 008把眼泪流给幸福

  第8章008.把眼泪流给幸福

  林灵珊这个名字,方圆一直觉得对东北人特别不友好。

  她是育才私立高中转来的,文化课成绩中等,是艺术特长生,走美术统考,后来听说考上了央美,和方圆也没有交集。

  榜首还是陈婉没跑。

  秦婉瑜强势登顶学生校花,排第二。

  原本第二的李理老师下降一名,变成第三了。

  之前第三的李响老师变第四了,发现没,原来的一二三名是三个美女老师,也就是闻名遐迩的五中三美——‘二李一陈’。

  第五的是个叫做杨艺的高三学姐,过阵子高考后就会被大B哥撤下榜单。

  不知会便宜了哪个大学的牲口。

  林灵珊紧随秦婉瑜插榜入选,大榜第六,学生第三。

  其他几个人方圆都不熟。

  他上辈子只顾着逃课打游戏上网吧,和女生接触太少。

  高一高三的一些人更是连个脸谱都没有。

  刘苏一直在榜单上,原本第六,学生中也是第三,这回可怜兮兮地掉了两名,快跌出榜单了。

  方圆拄着脑袋在回忆里YY,就听旁边有人嘀咕了一声:

  “无聊。”

  方圆问刘苏:“你知道这个‘娇花榜’?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小丫头觉得好笑,却忍住了。

  “只有你们男生才会闲到弄这种东西。”

  “怎么有股酸味?看自己掉了两名不开心了?其实不错了,几千人里保住前十,不容易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闲心。婉瑜从小长得好看学习好性子好,这本来就是公认的。

  女生都不会像你们男生这么搞怪,敢把老师的信息写上。”

  方圆心想陈婉十成十知道这个东西,照她的性子,心里指不定多傲娇呢。

  “你认识这个秦婉瑜?”

  “我们小学初中都是一个班的。”

  “那林灵珊呢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刘苏顿了顿,还是说道:

  “听说她人很活泼,眼睛是墨绿色,头发是栗色,估计有欧洲那里的血统。”

  方圆看刘苏小小声说话的样子,实在忍不住,哈哈笑了起来:

  “相信我,八卦在女生圈子里流传最快,你们是天然媒介。”

  刘苏气恼地拧了他的胳膊一下,撇嘴道:“才不是!”

  张尧拎着一大兜子零食刚刚进门,正巧看见这一幕。

  张尧很痛苦。

  两年来,他从没见过平时冷冷清清,对任何事淡然到出尘的刘苏出现过这种小女儿模样。

  他的父亲有个规模不小的建筑公司,刚刚在东山家园用自己的名字买了一套200平的新房。

  除了不学习,他没有一般富二代常见的跋扈,有个几人的小圈子,最大的爱好是刘苏和小说。

  他心想,方圆这家伙就一烤羊肉串的,除了学习好、脸上不长痘痘,凭什么和我抢姑娘?

  他怔怔站在门口两秒钟。

  这两秒,他幻想自己成为那些玄幻小说中的男主,伸个手指发出一道璀璨的光,把方圆轰成渣渣灰,大吼一句:放开那个女孩,莫欺少年穷!

  可关键的是,自己也不穷啊。

  这让张尧很郁闷,心里反复在想凭什么为什么?

  他控制不住了,他要过去,他要告诉刘苏:等你到了大学就知道,男人要有钱有事业才是本事,小白脸除了吃软饭什么都不是!

  于是,他气势汹汹,大步流星地在全班人的瞩目下,在臭烤羊肉串的惊诧目光中,站在刘苏面前,憋得脸通红,脸颊上无数的青春痘泛着光。

  “方圆!你能不能以后不要欺负刘苏!”

  说完,把塑料袋拎起来放在刘苏的书桌上:

  “这…这些给你的,有几袋XJ大枣和红糖,还有很多你们女孩子喜欢吃的零食,你吃吧,好吃。”

  方圆愣愣地看着,听到“好吃”两个字的时候差点没憋住。

  他觉得应该尊重这个男孩子,不能笑。

  他相信张尧说这些,真的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。

  这个男生只是在刚刚性成熟、略懵懂的时光里,爱煞了一个姑娘而已。

  刘苏抬头,平静地说:“张尧同学,方圆没有欺负我。”

  她像拒绝每周几个冒险过来表白的其他人一样,用同样的态度拒绝了张尧。

  在方圆的记忆里,这种模板式的冰冷态度,他见过刘苏施展不少次,她是懂拒绝的。

  张尧有些着急,继续说:

  “怎么没有?你都掐他了。你从来都不跟人红脸动手的,肯定是他把你惹急了。

  不行!方圆,别以为谁都怕你,咱俩定点吧!约一架,你要输了,以后就不准欺负刘苏。”

  方圆没理班里的哗然,也没理张尧,他只是觉得这磕唠的有点跑偏了。

  什么叫刘苏只跟我红脸,只跟我动手?

  你这不是把姑娘往我怀里推么?

  我以为你当我是仇人,万万没想到,你其实是把我当兄弟啊!

  刘苏红着脸,气鼓鼓的站起来:

  “张尧,你乱讲什么!我说方圆没欺负我,你干嘛要和他打架,凭什么胡乱呵斥别人?我掐他是,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  刘苏不会撒谎,扭头看着方圆。

  方圆干咳一声,接过话头:

  “是的,她没有掐我。刚刚有只蚊子落我胳膊上了,她帮我打蚊子没打到,飞了而已。

  是不是,刘苏同学?”

  刘苏附和地点点头,心里气坏了:什么乱七八糟的,这种胡话也编的出来?

  张尧瞅瞅她,又瞅瞅方圆,怒道:“瞎掰,四月份哪来的蚊子?”

  “你说的不错,那,是一只早熟的蚊子。”

  方圆认为有必要制止这个局面,便缓缓把手伸向刘苏…

  在周围几个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轻轻伸进她腰间的衣服里,从姑娘捂着的手里,感受着热气和颤抖,从她的肚子上,把热水袋拿了出来。

  “水不热了,我帮你换一下,老师说了,要友爱同学,互帮互助,我这样做是要加操行分的。”

  说完也不起身,把热水袋放在后座老实巴交的男生桌上。

  眼镜男钟小光什么都没说,默默拿起热水袋走了出去。

  人和人之间相处,很多东西都分不清真伪,表情可以是假的,话语可以是假的…

  但生理上的反应是最为真实,比如说:

  一、初次悸动的触碰。

  刘苏觉得身子有点发软,快要站不住,心跳快得厉害。

  方圆拉着她坐下,然后对张尧说:

  “我今后都不再和同学打架了。

  我们一个班,如果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我跟你道歉。

  你没错,人这一辈子都在尊顺追求美好事物的本能,但咱们不能像动物一样去拼狠斗勇,不舒服就去使用暴力,毕竟,我也没错,不是么?

  快高考了,没多久了。

  所以,如果今后我有什么让你看不顺眼的地方,你,忍着点吧。”

  张尧和吃瓜群众听得一愣愣的。

  ‘看我不顺眼,你就忍着点吧。’

  这是有良知的人能说出来的话?

  张尧讷讷站着,不知该怎么反击。

  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是烤羊肉串的对手,这比被扇了大逼兜更难受。

  方圆不想让人家太下不来台,跟刘苏说:

  “这不是你让张尧帮你买的东西么?赶紧把钱给人家,快上课了。”

  刘苏听懂了,拿出钱包,抽出一百块钱:“我只有一百了。”

  方圆摇摇头:“哪够?你要知道你买的是什么东西。”从屁股兜里摸了摸,也掏出一百,递给她:“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我不……”

  最真实的生理反应之二:勉强接纳的厌恶。

  刘苏也没做作,坚决不容他拒绝,收下塑料袋放在和方圆的凳子中间,拿着二百块钱塞进张尧手里。

  “拿着,快回座位吧,马上打铃了。”

  张尧木呆呆地攥着二百块钱走回座位。

  女神握了他的手,女神冲他甜甜的笑,但他知道,这都是最后一次了。

  那么好看的笑容,代表着善意,代表着宽容,更代表着疏远。

  张尧心里空落落的。

  他拿出手机,给自己的父亲发了个短信:爸,我不想念高中了,太难了。

  一向很忙的父亲这次回复出奇的快:滚你妈的!

  动动手打打架在这个年代每天都有。

  单靠一张嘴说得让人没法开口……

  方圆刚才是不是说他再也不和同学打架了?

  这不是悔过从良,这是进化呀!

 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!

  钟小光压着上课铃声把热水袋拎了回来,刚想给刘苏,但他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孩子,想了想,还是直接给方圆好一些。

  方圆从塑料袋里摸出一袋妙脆角正在吃,接过来后烫得龇牙咧嘴。

  “你们女生天生不怕烫的。”

  刘苏没搭腔,把热水袋重新捂在肚子上,然后在笔记本上写:

  【‘你要知道买的是什么东西’,这句话什么意思?】

  方圆舔舔手指头,拿自己的笔写道:

  【你不觉得一百块买一个男孩子的初恋实在太廉价了吗?雅典娜呀,你要宽恕那些守卫你的斗士们,他们可能会因为犯花痴而冲动,但他们的忠贞不容置疑。】

  刘苏脸上泛起笑容。

  【那二百元钱就够了吗?】

  【差不多,二百可以做些事情了。】

  【什么事?】

  【你不懂,小孩子家家的别那么多好奇心。】

  【我记得你是天蝎座的,你是米罗吗?】

  【相对来讲,米罗的沉着冷静和坚守我还是欣赏的,可惜《圣域传说》里这家伙变成女人了,作者是二货。】

  【我也不喜欢星矢。】

  方圆又怔住了。

  刘苏又写:【色狼。】

  方圆挠挠头,哈,这小丫头明显懂不少的。

  如果一个女生骂你是色狼,那她肯定不讨厌你,但她如果骂你流氓,你就不要再得寸进尺,否则会挨揍。

  刘苏又写了一句话:

  【你不懂的,二百元钱是买不来的爱情的,在女孩子心里,爱情是无价的呢。】

  方圆心里的某根弦突然绷断了,抽搐的疼。

  ‘老公,你能转我二百块钱吗?我想买双小白鞋,仿的那种。【委屈巴巴】’

  方圆觉得胸闷,上不来气,颤抖着把妙脆角的袋口撕大,狠狠倒在嘴里一堆,大口大口地咀嚼,眼神无比凌厉,或者说是狰狞也不为过。

  他想告诉刘苏:二百块钱是能买来爱情的,真的能。

  他想告诉沈凝飞:咱这辈子再也不买仿的东西了,你别哭。

  方圆半低着头,在颤抖,除了刘苏没人看见,但刘苏傻了,抽出纸巾给他。

  方圆咽下满嘴的碎片。

  刘苏慌乱地在本上写道:【你怎么了?】

  【我想到开心的事情。】

  【开心为什么要哭?】

  【眼泪流给幸福,是最开心的事。】

  【我从来都没见过男生这样子哭过,是因为那个十七年的梦么?究竟梦到了什么呢?】

  方圆想了想,又落笔:【梦到一种生活。】

  【什么生活?】

  【在碎了一地的玻璃碴子里找糖吃。绝大部分人的生活。】

  刘苏没再追问这个问题:

  【陈老师说我如果再有不会的问题可以问你,你能指导我吗?】

  ‘……’

  方圆苦笑,在纸上写:

  【我打算四五号找老班开始补课,你愿意的话就一起。】

  【只补数学?】

  【你觉得她只会数学?】

  【在哪补课?】

  【我家。】

  【好。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ydt9.cc。黑夜的瞳手机版:https://m.hydt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