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站岗_2006:校花又爱我一次
黑夜的瞳 > 2006:校花又爱我一次 > 第199章 站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99章 站岗

  第199章站岗

  短短几天,封闭军训营部内的食物链进程就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优胜劣汰形势。

  金钱在这种环境中发挥不出美颜滤镜的效果,于是正儿八经的颜值和气质就成了左右选择的最关键因素,看脸的时代,庸俗的多巴胺战胜了一切。

  少数优质个体占据了大多数择偶权,领地划分泾渭分明。

  陈逸凭借外形和口才虏获了许多花姑娘的芳心,重点体现在吃饭的时候。

  小卖部的火腿肠和卤蛋鸡爪往往都是秒没,比十几年后的直播间都火爆,更有关系户提前给老板塞钱,加价预订。

  食堂早上的馒头稀粥小咸菜,中午的土豆丝和火爆大头菜,晚上的土豆炖鸡脖子……汤?一勺子下去,就是热水加淀粉勾的芡,偶尔飘两朵需要仔细辨认的紫菜花

  这些东西不变花样的连吃十天,王境泽都受不了。

  为了让舌头体会一下新滋味,方圆开发出一种新汤品——老干妈兑热水。

  吃了两天,大家又受不了了。

  直到陈逸的一众小迷妹主动把各种菜式中难以发掘的肉丝挑好,装到小盘子里送过来,这种情况才有所缓解。

 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方圆称她们为陈老四的宝藏女团。

  其实,方圆在新生中也是有一定拥护者的,但他左心房住着陈婉,左心室有李理,对门的沈凝飞正待拎包入住。洁身自好中,他拒绝了所有表白,陌生小姑娘的短信也是已读不回。

  得不到,就毁掉,几天下来,一副人畜无害笑容的正太方圆就有了“外热内冷装逼男”的称号,校草榜指数急剧下降。

  新生的风云人物有不少,和方圆一样享受到舆论变向的还有陆曦。

  出众的外貌,温婉的性格,谈笑间拒绝所有人的行为,让“明星”光环快速褪色,狼不是没有了,而是大多不敢再上前。

  可可爱爱、俏皮大方的徐安然以亲民随和的姿态获得了最广泛的拥护。

  艺术学院和新传院的美女帅哥很多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风言风语在民间流传。

  陈逸在广撒网后,果断将准镜瞄到安洛身上。

  就他自己说:“挑战性,征服欲。这种女人一旦得手,整颗心就是你的了。”

  两耳不闻姑娘事,一心专攻肉包子的许悠如是问:“郑可心又是谁?”

  和陈逸同样有征服欲的女生是孟静怡。

  女人有的时候的确会被不理自己的男生吸引,孟静怡更是心高气傲,觉得其他女生都是素面朝天毫无风韵的大白菜,她不觉得自己比同寝的安姑娘逊色,陈逸凭啥不选自己?

  于是,你追我赶的小链条形成了。

  最惨的男人出现,杨一帆在方圆眼里变成了“好衰一男的”。

  饭量减少到一顿只吃三个馒头,训练无精打采,晚上常态化熬夜看小说。

  方圆懂他,杨一帆把对美好和女神的幻想带入到网文主角里去了。

  大家都发现了他的异样,515寝的五个人都知道是因为什么,毕竟他此前公然表示过自己喜欢孟静怡。

  但是,除了投喂点儿零食,无关痛痒的安慰几句,谁都没有多说啥。

  怎么说?说陈逸也没错,孟静怡上赶子的?

  说不了。

  大学生是有分寸感的,虽然不多,但有。

  陈逸自己更是没办法开口,很容易影响寝室和谐。

  第十三天的时候,轮到摄影班守夜站岗。

  岗哨在营部里一共有六个,从晚上八点开始,两个小时一轮换,到早上六点,最后一班岗的同学需要负责帮助食堂炊事班往各个桌子分发早饭。

  这晚十点,方圆在例行公事结束后到了自己的岗哨——食堂后门西侧的小树林外。

  所谓例行公事,就是每天和陈婉、李理两个人的或电话或短信的慰问,端水大师方圆不允许身边的姑娘遭受任何一丝不平等的待遇。

  然后是刘小苏,刘苏之前让他发优图社区,方圆没忘,不论干啥,每三天发一次动态还是能保证的。

  当然,偶尔也会往燕京打一通电话,和刘苏还有秦婉瑜分享一下日常……

  方圆没把任何人封存在记忆里,他不会那样做。

  和遗憾相比,他认为“渣男”实在是个无上的赞美的词汇,爱谁谁,反正老子不撒手。刘小苏也好,秦老二也罢,都是无可挑剔的好姑娘,贪婪让他总觉得有根无形的丝线牵连着彼此,挣不脱也剪不断。

  上了大学,突然就放飞了自我,脸皮厚度与日俱增,这让方圆自己都莫名其妙,又或许,是沈凝飞带来的那种兴奋感,让他飘了。

  这种唯我独尊的感觉有点像……星宿老仙、法力无边??

  黄色的灯泡照亮水泥墙,墙下站岗的方圆像发了癔症一样呵呵直乐。

  寂静无人的夜里,范之瑶在十几米外的另一堵墙后打了个寒颤,吓得手里的鸡爪子都掉在了地上。

  纤瘦的小姑娘头顶军帽,从墙后伸出脑袋瓜望了望,见同班的那个男生含着棒棒糖靠墙傻笑……

  想起前阵子听说这个叫方圆的人似乎沾染了阿飘……

  嘶。

  范之瑶怕极了,从上衣兜里又摸出来一根鸡爪子啃了起来,这是她垄断小卖部卤味品四天来奖励自己的礼物。

  四天盈利1370块,立志成为商场女强人的范之瑶又掏出颗卤蛋。

  ‘好吧,这个也是礼物。’

  李理突然发来一条短信:睡了么?

  李理带着楚楚正在海南考察咖啡园,为升级么么茶后端产业链做准备,晚饭后打电话的时候两人只是浅浅说了没几句话,这么晚来消息,方圆怕她有啥急事,所以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。

  听见声音软软甜甜的李理说话,方圆才放下心。

  “今天吃了椰子鸡,想起你了。”

  方圆大笑:“吃鸡想我?”甚至能脑补出另一头的大红脸,他说:“文昌鸡还是什么鸡?”

  “咬你呀。别胡说,楚楚在卫生间洗漱,还没睡呢。”

  方圆说:“我也想你。”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,李理说:“下个月我去找你好不好?”

  生人勿进的谪仙子最有烟火气的一面,全天下只有方圆能见到,那种充斥胸膛的偌大幸福叫他情难自禁地深吸口气。

  “想想都难受,我现在可是身处男人堆儿。不行不行,你快来,想闻你身上的香味儿。”

  李理小声说:“嗯,我算算日子再去。”

  赤裸裸呀,仙子在调情。

  方圆激动道:“明天开始我主动跑圈,准备迎战!”

  李理咯咯直笑。

  俩人闲聊一会儿,李理说起了正事。

  “海南有个本土咖啡品种,我和楚楚研究了好一阵了,觉得很不错,想重点包装下。”

  方圆一愣,脱口道:“歌碧欧?”

  “嗯?你怎么知道?”

  方圆想了想说:“潮州粉条福建面,海南咖啡人人传。老上海滩时代这种咖啡就很有名了,只是后来被洋货占了市场……”

  巴拉巴拉说了好多信息。

  李理诧道:“你太厉害了,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  方圆故意打岔:“对你蓄谋已久,能不了解点儿咖啡和茶的知识么?”

  恋爱中的女人哪有智商,或者李理就是心甘情愿被他哄着。

  方圆说:“现在你们两个女强人把餐饮产业链弄得这么大发,要我说……就别只弄餐饮了。”

  李理不明白,问他:“什么意思?”

  方圆把早早就规划过的思路简单说了一番。

  李理问:“飞花贸易公司?你是想让我直接迁出来做贸易?我……能行么?其他人会同意么?”

  方圆说:“倒也不用迁出来。茶园和咖啡园从飞越餐饮转到贸易公司下,产品还是照常供给么么茶,这本来就没什么区别,还能快速催熟贸易公司的资产。

  还有楚楚弄的那个“一县一品”现在虽然规模小、产品少,但从销量分析,爆发是早晚的事,而且除了特产制作工厂,销售、物流和线上都在属于贸易范畴,也不适合长期归类到餐饮下面。

  至于别人……你是说柯绍还是陈婉?”

  李理哼了一声:“当然是外人,我和陈婉的关系不用你琢磨。”

  方圆揉揉鼻子,说:“柯绍心里有数。”

  想起再过几年后,海南全岛划为自由贸易港的提案就会被通过……

  他又说:“赶早不赶晚,既然这样,你和楚楚正好在海南,热带水果和其他物产就都考察一下,顺带去海口把公司注册了。”

  李理说:“这么快?可是我不大懂别的东西呀。”

  方圆笑了笑,鼓励她说:“去找个当地靠谱的咨询公司,你拍板就行。试试,你会发现很简单。”

  真不是赶鸭子上架,而是目前这个世上还有谁能让方圆百分百信任,那就只有这两个同床共枕过的女人。

  对她俩,方圆有无限的宽容度,再说,做买卖,无非一买一卖,再赔能赔多少。

  退一万步来说,即便有天被背叛了,这也是方圆甘之如饴承受的。

  腻歪了几句,挂掉了电话,方圆的站岗时间还有一个小时,只能无聊地拿脚尖画圈圈。

  不远处,范之瑶听了全程,看看手里的鸡爪和半颗卤蛋,霎时间感觉这玩意不香了。

  最后一班岗是又熬了一夜的杨一帆站的。

  吃过早饭,海带们继续整整齐齐在烈日下暴晒。

  上午十一点,经过连日的通宵看爽文,同时被“我爱她,她却爱着他”折磨到抑郁的杨一帆再也扛不住了。

  队伍里,先是脸色卡白,冷汗涔涔,再是晃晃悠悠,最后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胖胖的身子弹了一下,溅起一圈灰尘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ydt9.cc。黑夜的瞳手机版:https://m.hydt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